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时间:2018-02-06 向扬听文渊述说至此,心下已经了然,道:「那些云霄派的姑娘,是你要她们往这儿来的?」文渊道:「是。我一人之力,没法子挡住云 非常那些人的追击,倘若师兄你不在这儿,云霄派的诸位姑娘们还是逃得掉的,我可就成了替死鬼了。」
      向扬道:「嗯,你替那些姑娘们断后,让她们有机会逃往这里来,虽然危险,不过以你的功夫,但求自保,也不为难。可是追来的只有那云老儿跟几个寻常角色,那什么卓善、狄九苍都没有跟来,又是怎么回事?」
      文渊道:「这两人似乎与云非常不合,云非常要他们追上来,他们却置之不理。好在如此,否则我也未必能撑到这里。」向扬嗯了一声, 道:「现在你打算如何?」文渊道:「我得先去和那些姑娘们会合。那」夺香宴「在八月十五中秋举行,离今尚有十余日。假如这段日子里, 我仍然找不到师妹她们,我便要去那夺香宴。」
      向扬一听,便知其意,道:「你担心师妹、慕容姑娘也被捉住,是么?」文渊道:「参加夺香宴的,并不只四非人而已。」
      向扬神色肃然,道:「师弟,这云非常武功已然如此了得,那寇非天想必更加厉害,如你所说,更可能另有其他邪门外道的高手。你我对 这」夺香宴「,都不甚清楚,你这一去,大是凶险。」文渊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能救出紫缘她们,就算龙潭虎穴,也得闯它一闯 .师兄,你不必担心我。」
      骆金铃在桥后听得明白,心中筹算:「那文渊要去夺香宴?这倒是一个杀死他的好机会。只要能引得三个主人中随意一个与他相斗,谅这 文渊也敌他不过,必死无疑。只是如此一来,我也得想法子前去赴宴,该当如何设计才是?」
      向扬知道文渊貌似和顺,心志却十分刚强,朝骆金铃藏匿的桥后望了一望,心道:「要师弟不冒这个险,只怕是不可能了。我现下得照顾 那位姑娘,也必须等婉雁来到,是不能跟师弟同去了。可是师弟的武功虽然突飞猛进,却仍不够纯熟……」心中思虑一阵,道:「师弟,你跟 云霄派的姑娘们在哪儿会合?」文渊道:「就在前面十里处的小镇外。」向扬沉吟道:「是么?」想了一想,道:「好,你先过去,我随后便 到。那位姑娘不愿与他人见面,我带着她,不能与你并行。待会儿我带她安顿在那附近,便去找你。」
      文渊微微一怔,道:「师兄,你也要同去夺香宴?」向扬道:「不,我先去看看这云霄派的姑娘们武功到底如何,是否不会拖累你,便要 回来。没有等到婉雁之前,我决不会轻言久离这里。现下是深夜,婉雁也不会这时候来。」文渊点头道:「是。」心中暗暗感激,忍不住又道 :「师兄,多谢关心。」一转身,追呼延凤等人去了。
      骆金铃自桥后走出,低声道:「向少侠,我也要跟着去么?我……我不想给你师弟看到我的样子。」向扬道:「此事本来与你无关,你可 以不必前去,但是这里僻处荒郊,若把你留在这里,却也不妥。这样吧,我带你前去,到了之后,你仍然藏匿起来便是。」骆金铃轻轻点头,道:「向少侠怎么说,我……我就怎么办罢,我都听你的。」
      当下向扬带着骆金铃往文渊去处缓步而行。走出十多里,已在夜色里见到一处村镇,外围野地聚着许多人,都是刚才从桥上奔过的云霄派 女子。
      向扬和骆金铃走了过去,远远见到文渊,骆金铃便不肯上前,轻声道:「我在这儿就好。」向扬点点头,自行上前走去。诸女见到向扬走 来,纷纷投以好奇的眼光,唯有一个紫衣女郎坐在一棵枯树下闭目休息,另一个金衣女郎在旁照料,对向扬不加注意,那自是秦盼影跟呼延凤 了。
      柳涵碧朝一旁的柳蕴青耳语道:「这个就是文公子的师兄了。」柳蕴青低声道:「他也长得很好看啊。不知道他武功好不好?」柳涵碧道 :「他是师兄,武功当然好啦。」柳蕴青道:「那可不一定了,为什么苗师妹是师妹,武功轻功都比我们好?」柳涵碧道:「我是说他武功好 ,又不是说比文公子好。苗师妹的武功虽然比我们好,可是我们也还是好啊,只是不比苗师妹好,毕竟还是好嘛。」
      银衣少女苗琼音飘然上前,朝向扬拱手一揖,笑道:「原来你就是文公子的师兄,刚刚才见面,现在又碰头啦,你好!」向扬抱拳还礼, 道:「幸会。贵派掌门呼延姑娘安好?」
      呼延凤听他说到自己,眼睛一斜,朝向扬一瞥,哼了一声,起身走来,说道:「我好得很,不需要你们问候。把你那师弟带回去罢!我们 云霄派里的争斗,不必外人插手。要救白师妹,也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要赴夺香宴,大可各走各的,你们请罢!」言语中丝毫不留情面,对 向扬更没半句见面客套。
      秦盼影听呼延凤这么说,连忙站了起来,道:「师姐,你怎么这样说?」呼延凤怒道:「怎么?你真要这两人跟我们同行,一起上夺香宴 救人?」
      秦盼影柔声道:「师姐,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却见金光一闪,呼延凤一抖斗篷,怒声道:「不听,不听!你当他们是好人,就带他 们去好了!他们去,我就不去!」身形一纵,披着金光远远奔去。
      苗琼音吐了吐舌头,笑道:「秦师姐,她还是生气啦!」秦盼影急道:「你既然知道,就快去追啊,我……我现在这样追得了么?」苗琼 音微笑道:「是,要我去唱首曲儿给她听,是吧?」脚下轻点,黑夜中如同一道银色流星,追呼延凤去了。秦盼影歎道:「什么时候了,师姐 还要闹脾气!」
      向扬一来便被呼延凤没来由地发了一顿火,心想:「看来文师弟所言不虚。这呼延凤如此个性,如何能担当掌门?师弟要是与她们同行, 只怕路上要闹个天翻地覆。」
      静了一阵,但听秦盼影道:「向公子,你也打算赴夺香宴么?」向扬道:「未必。这位是秦姑娘罢?贵派有哪一位对夺香宴所知较多,我 想请教一下,在下孤陋寡闻,对这夺香宴所知极是有限。」
      秦盼影道:「夺香宴是……」才要开始述说,忽见银光闪动,苗琼音一闪而至,又已回来,叫道:「秦师姐,秦师姐!」秦盼影皱眉道: 「怎么啦?」苗琼音一摊手,道:「呼延师姐不肯理我,她要你去找她。」秦盼影道:「你没唱歌么?」苗琼音歎道:「我试过啦,可是我一 唱歌,她就用斗篷打我。那里面有金翅刀啊,我哪敢唱下去?」
      秦盼影一顿足,歎道:「算了,算了,我过去看看。」对着向扬、文渊两人道:「抱歉之至,请两位在这儿等一等。」紫影轻飘,如风送 霞雾般离去。
      向扬和文渊相对苦笑,心中唯有无可奈何的份。向扬心道:「该先安置那位姑娘。」一瞥眼间,见到许多云霄派女弟子披着各式斗篷,灵 光一闪,走到骆金铃,道:「姑娘,你若是不想让人见到面貌,何不向这些姑娘借斗篷掩蔽?」骆金铃一想,也觉不错,当下向身旁一名女子 商借斗篷,一披上身,将布帽拉低,外人便瞧不清面目。
      那边柳氏姐妹跑到文渊身边,柳涵碧道:「我们跟去看看。」文渊道:「看什么?」柳蕴青笑道:「去看呼延师姐跟秦师姐啊,你不想看 吗?」文渊一怔,说道:「有什么好看的?秦姑娘去劝呼延姑娘,我若前去,岂不是火上加油?」
      柳涵碧、柳蕴青一齐大摇其头。柳涵碧道:「我们偷偷的去看,别让师姐发现。」柳蕴青道:「她们才不会只说话呢。去嘛,去嘛!我们 还有事要在那里才能问你呢,你去不去嘛?」文渊好奇心起,道:「有什么事要问?」柳涵碧微笑道:「去看了就知道。」两姐妹分别牵着文 渊的手,半拉半扯地要文渊走。苗琼音抿嘴而笑,脸蛋微红,道:「文公子,要是给呼延师姐发现了,你得快逃喔。」
      文渊见两姐妹兴高采烈,不便拂逆其意,只得道:「好罢,好罢!别拉着我,我去看看就是了。」柳氏姐妹大喜,齐道:「这就走!」三 人两前一后,步伐如飞,随着秦盼影去路而奔。
      里许之外,是个小树林,隐隐听到说话声传来。文渊心道:「虽然只这么近,但苗姑娘身法也真快。」
      柳氏姐妹纵跃上树,只听柳涵碧轻声道:「从树上看,要小心点喔。」
      文渊跟着踏枝上树,枝叶之中,可见不远处的树下立着两女,呼延凤双手叉胸,头偏向一边,秦盼影站在她身前,神情甚是难过。
      只听秦盼影轻声道:「师姐!」呼延凤轻咬下唇,并不说话,头偏得更开。
      秦盼影低声道:「师姐,你别生气嘛。」呼延凤转过身子,怒气沖沖地道:「我……我怎么不气?你对他说话这样好做什么?我要杀他, 你反而还维护他。
      你说,我们出那一招「鸾翔凤集」时,你有没有手下留情?涵碧、蕴青那两个丫头帮着他逃走,是不是你挡着我?刚才他提议往这儿走, 以摆脱那些贼人,你又第一个赞成。你……你这还不是向着他?「
      秦盼影面有难色,低声道:「可是……我是想,文公子也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就这样下杀手,未免太过分了。师姐,我信得过文公子不是 恶人,但是……但是……我并没有对他生情啊。」
      呼延凤轻轻哼了一声,仍是背对秦盼影,低头向地,脸上神情却已不如先前气愤。
      秦盼影盈盈上前,轻轻伏在呼延凤背上,低声道:「师姐,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你……你一定要信我,我真的……真的没有……不要… …不要这样不肯看我……」她越说声音越低,身子轻轻一颤,两行晶莹的泪水自双颊滑落,沾湿了呼延凤的斗篷背后。
      呼延凤听得呜咽之声,脸色登时鬆了,缓缓闭上眼睛,露出不忍之色,轻声道:「好了,别哭了。」秦盼影仰起头来,脸上现出喜悦之情,颤声道:「师姐,你……你不生气了么?」
      呼延凤右臂一扬,金色斗篷展了开来,转回身子,呼地一声,斗篷将秦盼影的身子捲入,紧紧靠在呼延凤身前。呼延凤抚摸着她的长髮, 轻声道:「不生气啦。师妹,对不起,我……我总是这样,又惹你伤心了。」秦盼影摇摇头,柔声道:「没关係,师姐,你肯相信我,那就好 了……我……我会跟文公子离远一点的。」呼延凤将她又搂紧了些,微笑道:「好师妹!」秦盼影双颊微红,轻声道:「师姐……」睫毛轻轻 合拢,闭上了双眼。忽然之间,四片朱唇互相对印,两女拥吻在一起,斗篷上金光晃动,看的出两女的手臂正在其下来回动作着。
      文渊藏身树上,乍见此景,当真大吃一惊,还道自己看花了眼,搓了搓眼,再一看,呼延凤和秦盼影确是紧紧相拥,缠绵热吻,脸上神态 ,儘是浓情密意。
      他心头惊异,暗道:「呼延姑娘跟秦姑娘,怎么……怎么……」
      他初时听着两女对话,似乎呼延凤认为秦盼影对自己有意,极为不满,而秦盼影极言解释。这些话他本来听的一头雾水,这时见到两女相 吻,亲暱无比,震惊之余,心中种种疑团却也随之尽解:呼延凤对自己的敌意,原来是出于对秦盼影的醋意。而她与秦盼影,竟是这种不伦之 恋的关係。
      文渊呆了一呆,望向身旁的柳氏姐妹,只见柳涵碧、柳蕴青都目不转睛地望着呼延凤和秦盼影,呼吸微微加促,心中一惊,低声道:「别 看了,我们走罢。」
      两姐妹却回头凝望着他,同时摇头。柳涵碧轻声说道:「我们就是要你看这个啊。」
      柳蕴青也低声道:「是啊是啊,我们要问你的的问题,就是等会儿的事,怎么能走?」
      文渊脑中乱成一团,随口问道:「到底要问什么?」柳涵碧朝树下一指,轻声道:「你继续看啊。」
      却见两女已经不再相吻,金色斗篷之下,两女脚边,却多了一团紫布。
      秦盼影似在斗篷中轻轻扭动着身体,仰起了头,樱唇微张,发出歎气般的声音:「师姐……我……啊、那里……不好……」
      呼延凤在她颈边吻了一下,柔声道:「现在没有别人,别叫我师姐了。」秦盼影面浮红晕,轻声道:「凤……你……今天不能太过火喔, 我身体不好。」呼延凤微笑着点头,轻声道:「就依着你。」斗篷一展,秦盼影的身体显露出来。
      与先前不同的是,她身上的紫色衣裙已被脱下,落在脚边,身上所穿,只是一件淡紫绸缎的肚兜,从正面看,掩不住丰满挺秀的酥胸,自背后望去,滑润的背肌和双臀更是一览无遗,分外诱人。呼延凤解下斗篷,连同金翅刀都抛在一旁,将身上穿的金黄色衣衫解开一个扣子,又 解开一个。
      忽地秦盼影按住她的手,柔声道:「让我来。」呼延凤微微一笑,放下了手,道:「好,你来。」秦盼影面露娇艳浅笑,轻轻拨开呼延凤 胸前衣物,低下了头,伸出舌头,往她双乳之间舐了一下,缓缓向下舔去,双手跟着解开第三个扣子。
      呼延凤身子一颤,轻声唤道:「影……影妹……」
      呼延凤的上衣之下,什么也没有多穿,津液的痕迹随着秦盼影的舌端向下延伸,来到了柔嫩的小腹上,粉红色的舌头在呼延凤的脐上转了 一转,秦盼影也已半蹲下来。呼延凤肌肤上微渗汗珠,难耐地歎了口气。秦盼影轻轻拉着呼延凤的腰带,脸色泛红,柔声道:「凤……我要舔 这里啰?」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女人与狗干b视频在线观看_就去吻就去干_干老师_操女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