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妻

    时间:2018-05-13 甜妮是标準的农村少女,传统观念,依夫爲贵,相夫教子,很少三姑六婆,偶尔会和好友到卡拉OK唱歌,没事很少出门。结婚多年,育有小孩三个,身材一样保养得很好,细腰,奶大小刚好,是C罩杯,屁股翘,走路轻扭,一股成熟少妇韵味十足,是成熟男人喜欢的对象。
    她有一位姐妹淘叫小梅,长得差不多,一个长发,一个短发。两位姐妹非常要好,见面无所不谈,谈家事、谈小孩、谈夫妻性事。
    小梅对甜妮说:「大哥身强力壮,你一定很性福。」
    「嗯……还好,有时候主动一晚来个两三次,搞得我好累,尤其假日,搞通宵是常事。」
    小梅说:「真的好羡慕。」又继续道:「年近四十岁,正好壮年,不像我老公,办起公事两三下就说累。」
    甜妮说:「你老公上班组,压力大,当然会这样。」
    小梅说:「他们两人年龄相当,不可能差那麽多。」
    甜妮说:「我老公是自由业,压力比较小,时间自由,想休息就休息,自然活动力较强,尤其晚上没事会上网,跟朋友聊天。有一次我老公上网,上了一半就去洗澡,电脑没关,我偷偷打开看,原来不是跟谁聊天,是看色文。
    我好奇看下去,标题是《夫妻交换》,写得很精彩,描写心神交会,令我看得脸都红了。正看到精彩处,突然听到我老公的开门声,我赶快躲进棉被内不敢出声。
    我老公洗好澡,坐在电脑前继续看了大约半个小时,就上床摸我奶子,一手往淫穴挖:『呀!老婆你今天好湿哎!』(其实我看了色文,受不了,躲进棉被裏自慰)我老公身体靠过来,老二碰到我身体,感觉好烫,我伸手去摸,惊叫:『老公你今天的……阳具……好大……又长……』
    那一夜我老公少了前戏,握着阳具就干,干了我超过半小时,干得我心神蕩漾、哀叫连连:『嗯……嗯……呀……喔……喔……呀……老公我受不了……不要再干……我以后不敢再偷看你的色文了……』
    『哈哈……原来你是是偷看色文才会湿淋淋,我今天要好好干你。』
    『喔……喔……不要……喔……呀……嗯……嗯……不要再干了,我又要丢了……』那夜我丢了三次,老公才射精。」
    小梅说:「有那麽神?告诉我是哪个网址,我也要去看看。」
    甜妮答她说:「好像是什麽四合院,你上网查看看,找不到再问我。」
    小梅欢喜地说:「好,谢谢!我先回家。」
    第二天下午,小梅来找甜妮,她老公已经上班,甜妮问小梅:「网路有找到吗?」她说没有找到,于是甜妮说:「那我……开我老公电脑看看。」
    小梅跟甜妮到房内,开了电脑,在『我的最爱』裏找到,一点就进去了,小梅用笔记下『春满四合院』调头就要走,甜妮跟她说:「进去看看再走吧!裏面不只有色文,还有网友的真情暴露照、网友3P、4P性交图。」
    小梅看得津津有味,甜妮说:「小梅你先看,我去泡杯咖啡来喝。」小梅头也没回的说:「好,你去泡。」
    甜妮泡好咖啡拿进来,坐在小梅旁边,小梅看的是一篇换妻文《妻的朋友是你幻想做爱对象,你会怎样完成自己梦想?》。
    甜妮问:「小梅,好看吗?」
    「好看,真的有老婆爲了完成老公梦想而牺牲自己的色相吗?」
    「社会百象,应该有,只是我们保守,想都不敢想。本来老公都是偷偷看,自从上次我偷看被他发现后,每遇到好文他都会找我一起看,看到精彩处,他还会摸我奶、挖淫穴,我也会握住他的阳具……那一夜,干起来特别激情。」
    小梅说:「喔!你好性福!」
    甜妮见小梅看得入神,不想吵她,就说:「小梅你慢慢看,我小孩放假到外婆家,老公去上班,家裏没人,你安心看就好。我去黄昏市场买菜,今晚你在我家吃饭吧!」
    小梅答道:「嗯……好。」甜妮关了门,提着菜篮就走出去。小梅忘情地看得入神,看到精彩处便情不自禁地摸奶、挖穴,心想反正没人就脱下衣服,掀起裙子,脱下内裤,在电脑前「嗯……嗯……」叫。
    五点多,甜妮的老公(就是我啦)下班回来,想给老婆一份惊喜,拿起钥匙轻轻开门,没出声,用脚尖走进房内,却听到有异声「嗯……嗯……喔……」的叫,仔细听是做爱声音,心想是谁?轻轻推开房门一线,单眼探头看,一女子发长过耳,正坐在电脑前自慰。
    我心想:『我老婆长发过肩,这是谁呢?难道是她要好朋友小梅?管她的,先看再说。』
    「喔……喔……嗯……要丢了……」看来是自慰到高潮了,我走到她后面,小梅还不知道有人进来,真是的!仍在自言自语地淫叫:「嗯……嗯……喔……好爽……嗯……嗯……喔……」我老二早不听使唤,高高举起,涨得很,又听她这样叫,阵阵体香味飘来,让我受不了这熟女的诱惑。     我伸出双手从后面抱住她,小梅受惊转头大叫:「是谁!」看到是我,说:「大哥,你要吓死人麽?进来也不出声,害我吓一跳,以爲是谁。」
    受到惊吓的小梅忘记自己没穿衣服,我看到小梅裸体挺着双奶,不由得讚美道:「你好漂亮!」这时小梅才想到自己是赤裸着身体,忙找衣服遮胸。
    可是太迟了,我已经抱住她亲吻樱唇,「嗯……嗯……不要……不可以……嗯……嗯……甜妮回来看到就完了!」我被精虫沖昏了头,哪裏会理她,伸手往鸡迈就挖:「喔……你的淫穴好湿耶!」
    「大哥不要看,羞死人了……」小梅忸怩作态,动作却是半推半就。
    我指头越插越深,挖得她大叫:「亲哥哥,好痒……」小梅一手握着我的阳具,轻轻的上下套着:「大哥,你的阳具好大喔!我可以亲吗?」
    「当然可以。」我刚说完,小梅就蹲下身,伸出舌头亲吻着龟头,手还是套动着。舌头轻轻转动,吻得我好难过,双脚酸麻,不一会就想要射精了,我说:「喔!好了。」干快将老二抽回来。
    小梅裙子都没脱就顺势倒在床上,我压在她身上,亲吻着双奶,掀起裙子,一手往小腹下摸,摸到淫穴处,小梅犹豫着说:「大哥不要……不行……如果你老婆回来怎麽办?」
    「你放心,她不会那麽快回来。」我边安慰着她,手的动作却没停下来。
    「喔……是真的吗?」小梅听后有点释然,放松心情準备与我好好打一炮。
    心情亢奋,想要的心理驱使着我握住阳具就插,好顺,好湿,一插就到底,小梅「喔……」的叫了一声:「大哥,你阳具好大、好涨……轻一点……」起先是「嗯……嗯……」的叫,爽了后就「喔……喔……喔……呀……呀……」的大喊:「快一点!我受不了!下面好痒……快干我……嗯……嗯……」
    我心想:『这蕩妇,想干想疯了。』说实在的,我也怕老婆随时会回来,当然尽情插、尽情干,干得小梅不停大叫:「不要……不要停……干我……喔……喔……我要上天了……好爽啊……嗯……嗯……趁大嫂还没回来……快干我……喔……喔……喔……再快点……」
    我没停地一连干了二、三百下,又听到小梅狂叫,双重刺激下,我忍不住快丢了,于是猛插几下就射了出来,全射进小梅的鸡迈裏。
    我抱着小梅轻吻着,问她:「今后如果有机会,你还会再让我干吗?」小梅害羞的点点头:「嗯,但不可以让嫂子知道喔!」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的。」刚说完就听到楼下脚步声,我说:「快点穿好衣服,甜妮回来了,我去客厅看电视,你在这裏继续用电脑。」
    小妮开门进来,看到我的鞋子,说:「老公,你回来了?你先看会电视,我炒菜很快就好。小梅有来我们家,在房裏玩电脑,等一下一起吃饭。」我答道:「好的,我知道。」
    小梅穿好衣服,快步走出来说:「嫂子,不用客气,我要回家煮饭给我老公吃。」不等我们回答就匆匆穿起鞋子,头也没回的说:「拜拜……」
    晚上,甜妮对我媚笑说:「老公,我要……」就抓着老二吻,吻得我阳具高涨,心想着:『是故意找我麻烦吗?』愧疚心理让我想令老婆也好好爽一次,于是管她有湿没湿,提着阳具就干。
    今天我干老婆干得特别起劲,操得老婆唉叫连连:「喔……喔……呀……老公……我爱你……嗯……嗯……呀……」还不时望我偷笑,好像知道些什麽般的问我:「老公,今天干有爽?」我惟有傻笑,无言以对。
    (二)妻的秘密
    自从上次跟小梅「来」了一次后,她就少来一郎家,就算来了,也很少和一郎交谈,看到一郎,小梅总是红着脸、低着头,双手一直拉着裙子。一郎心想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跟小梅再来一次,因爲小梅答应一郎,会再给他一次,最好是在没有压力下做,可以尽情干。
    小梅来到一郎家,故意找一郎老婆聊天,大嫂长,大嫂短的,一郎很好奇,『她是不好意思吗?』心裏纳闷着,却也不方便问:『那天是甜妮故意制造机会给我的吗?还是……』
    从那天后,一郎开始注意老婆的言行、穿着,有时电话讲没三句就说「嗯,好……我知道……」神秘希希的。一郎发现甜妮出门会故意打扮、擦香水,不知不觉中,老婆是改变了,是一郎忽略了眼前的美人妻。
    一句名言:女人爱漂亮、开始打扮自己,是在谈恋爱了。
    因爲一郎是自由业,想休息就休息,中午没事,偶而会回家睡觉。一日一郎下午回家,又听到「嗯……嗯……喔……好爽……」的呻吟声,心想:『难道又是小梅来看色文?』一郎心裏暗喜:『我又有机会了。』故意放轻脚步,开门声自然轻,仔细听,声音来自卧室,不是书房(一郎的电脑放在书房,上次小梅是在书房给一郎干的)。
    走到卧室外,声音更清楚了:「喔……喔……嗯……亲哥哥,你的阳具好长喔……干到我花心了……嗯……嗯……我还要……呀……呀……喔……喔……要丢了……」还有弹簧床重压、撞墙声「咚……咚……」这次是两个人在干炮的声音,不是一个人在自慰。太熟悉了,听了二十几年,不会错,那是我老婆的叫床声,但究竟是谁在干她呢?
    一郎想要推门而入,又想到夫妻相爱这麽多年,很少吵架,上次干小梅理亏在先。想到这裏,伸出的手又缩回来,但是又很想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于是只有拿个椅子垫脚,爬上窗户看看是谁。
    只看到一个男人压在甜妮身上,甜妮双眼微微张开,屁股垫着枕头,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看起来被干得很爽。这个男人的老二插在甜妮淫穴做着活塞运动,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他的背部,弓着身,双脚跪着,腰部往前沖,有规则的在动。
    一郎心想:『是在干我老婆甜妮没错。』但天下最悲哀莫过于此,看着老婆被干却不敢捉奸。
    理智告诉一郎,先了解情况再说。于是一郎下了椅子,轻轻将门关好,又听到甜妮淫叫:「亲哥哥……干我……喔……喔……干得我好爽……喔……喔……呀……嗯……嗯……我又要丢了……」
    一郎心想:『淫妇,晚上再好好问你!』脚步故意放重,要让他们知道我回来过。
    一郎想出去看场电影,晚上再回来,想一想,心有不甘,就拿起手机打给小梅:「喂……小梅有空吗?我们去看电影。」
    小梅答:「好,在哪裏相等?」一郎说:「在你家门口转角,我去载你。」
    小梅离一郎家很近,很快就到她那裏。小梅上车问一郎:「看什麽电影?」一郎说:「电影不要看了,陪我到处走走好了。」
    小梅看一郎脸说:「一郎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吗?」一郎没答,开着车子就走。看到全家便利商店,一郎叫小梅下车随便买吃的、喝的上来。小梅上来后,一郎开车往三重方向环河道路走。
    在新庄跟三重中间,淡水河边找个好位子,停下来。这时已经晚上八点多,在车内一郎跟小梅吃着东西、聊天,小梅问一郎说:「一郎哥,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好吗?」
    「嗯……还好。你老公今天下午在家吗?」
    「没有!早就出去,说要找个朋友聊天,我没问他找谁。大哥有事吗?」
    「喔……没有,随便问。」
    小梅忽然说:「一郎哥,那车子没发动,在摇。」一郎顺着她指方向看去:「小丫头,没看过?是车震。」
    小梅问:「什麽是车震?」
    「是在车上干炮。」
    「是真的吗?那一定很刺激,我们偷偷去看。」
    「好……要轻一点,不要吵到人家。」
    一郎跟小梅下车,踮着脚走到车子旁边,车子装反光纸看不到裏面,只听到「喔……喔……嗯……嗯……」的声音。听到这样就已很爽了,一郎不经意伸手插进小梅衣服裏,摸着奶,小梅说:「一郎哥,不要……让人看到不好。」
    这时车窗忽然摇下,淫叫声很清楚,小梅探头看看说:「一郎哥,真的在打炮耶!」一郎说:「小声点,我们走。」
    回到车上,小梅已经受不了,拉一郎手去摸她的奶,她则脱一郎衣服,一只手插入裤子裏摸老二。
    小梅说:「一郎哥……我想要。」一郎移身到副驾驶座,将小梅身体压着,椅子放平,低头吸小梅的奶子,一只手脱下内裤(小梅穿裙子)。
    一郎握着涨到不行的老二就往淫穴插,小梅「喔」叫一声说:「一郎哥,好爽,好刺激……干我……用力……喔……喔……喔……好爽……第一次在外面做爱,好爽又刺激,嗯……嗯……嗯……我快高潮了……」
    一郎不停沖刺,沖进小梅淫穴,恨不得插到底,也不知道这是否算报複?想到甜妮被一个男人压着干,心裏想着:『八九不离十,一定跟小梅有关!』心中怒气便全部用在小梅身上,小梅还是「喔……喔……」叫,一郎干得更卖力。
    不知道何时,车外已经站了四、五个人,双手趴在车外玻璃上看我干小梅,我故意将车窗摇下一点,小梅忽然叫着:「一郎哥,外面有人在看!」一郎说:「你放心,车门我早就上了锁。」
    受此刺激,一郎干得更用力,小梅叫得更大声:「喔……喔……呀……我要丢了……呀……嗯……嗯……一郎哥不要停……嗯……嗯……我好爽……」
    龟头一麻,一股电流往后脑沖,大力干几下,我射了。随即找卫生纸擦乾净淫液,匆忙穿好衣服,开车就走。一郎想:『外面那些人早就在打手枪了,先送小梅回家再说。』
    回到家,已经半夜(心裏阴影挥不去),甜妮看一郎回来,热情地叫:「老公你回来了!」抱着一郎的头亲嘴,随即蹲下来脱一郎的裤子,掏出老二,亲吻龟头。
    甜妮说:「老公,你老二有腥味。」
    一郎不敢说刚干完炮:「喔……是没洗。累了一整天,我先去洗澡。」
    甜妮说:「没关系,我喜欢这个味道。」跟着便很温柔地吸吮老二,一手轻轻套上套下,问一郎:「老公,这样有爽吗?」
    「我陪你洗澡,你先进去浴室,我拿衣服。」一郎答。
    「嗯,好。」甜妮随即进入浴室。
    开着莲蓬头,一郎让热水淋着,好让自己清醒一点:『不相信这是事实,眼前的老婆对我这样好,难道我昨天走错家,偷情的不是甜妮?』
    没多久甜妮进来,自己脱衣服,看一郎在淋浴,拿沐浴乳涂满一郎全身,从一郎后面抱着说:「老公,你身体好壮,我爱你!」甜妮香奶贴身轻轻移动,一手握着老二,说:「老公,老二长大了,好雄壮。干我,老公,我要……」
    一郎转身望着老婆裸体,心想:『眼前老婆是蕩妇吗?』
    老婆撒娇的说:「老公,我要……」禁不起色诱,一郎擡起老婆右腿,让她背靠墙,自己身体微蹲,握着老二往甜妮淫穴插,「嗯……」一声,带着水滴,很容易就干了进去。
    莲蓬头的水还是淋着,一郎疯狂地干,腰没停,不停沖刺,干得甜妮大叫:「公……好爽……喔……嗯……嗯……我爱你……老公……」
    干了约一百多下,甜妮单脚有点站不稳,说:「老公,我们到床上。」说完深情看着一郎,好像等一郎回答。一郎说:「好,我们到床上继续干。」
    甜妮牵着一郎手进到房间,自己躺在床上,双脚微弯成M型说:「来,老公来干我,我只爱你一个人干。」
    一郎犹疑着:『是真的吗?』心想:『那中午干你的是谁?还是……』一郎幻想着:『可能看走眼,躺在床上被干的不是她,不是我老婆甜妮。』一郎甩甩头,告诉自己:『是我眼花,眼前躺在床上的是小梅,不是甜妮。』
    「老公……」一句话叫醒了一郎,让一郎回到现实,眼前躺在床上的真是甜妮:「公……快……我要……」
    『眼前老婆何时变成蕩妇了?是谁诱拐她呢?她无胆,不可能会偷情。』一郎不由分说,握着老二就干,先干了再说。
    插入后感觉很温暖,淫穴很湿,甜妮叫着:「公……嗯……嗯……喔……甜妮爱你干……喔……呀……喔……喔……干死我……妹穴好痒……用力插我……喔……喔……喔……我要飞了……公……喔……喔……呀……丢了……公……不要停……甜妮爱你干……」
    戳插了二百多下,想要射精,一郎问甜妮:「我要射了,要射在哪裏?」甜妮说:「射在我脸上。」
    一郎得了圣旨,抽出老二,右手紧握老二用力套着,嘴裏叫着:「喔……我要射精了……」说时慢那时快,一股浓精喷向甜妮脸上,甜妮直说:「好爽……老公,我爱你!」两人深情抱着就睡,精液也没擦。
    (三)真相
    国庆日不用上班,閑閑在家,心中憋了好久的疑问,正想找老婆聊聊。
    一郎问:「小梅最近很少来,是有家事比较忙吗?」甜妮说:「应该没有,最近我们少碰面,不太清楚。」
    甜妮问:「你对小梅有感觉吗?」一郎答道:「还好。有事吗?」甜妮说:「嗯,没事,只是好奇问问而已。那天你们没有做?」一郎问:「做什麽?」甜妮说:「是你跟小梅那天没有来电吗?」
    甜妮又问:「那天你几点回来?」一郎说:「约五点多,我回来就进客厅看电视。」甜妮说:「你不晓得小梅有来过吗?」一郎说:「知道呀!门口多了一双女人鞋子,我有看到。怎样?」
    甜妮说:「你那天跟小梅真的没怎样?」
    「没有呀!」一郎硬撑着,打死不说。心想:『我没问你,你倒先问起我来了。』反问道:「小梅有告诉你什麽吗?」
    「喔!没有。」
    一郎心想再撑下去,看谁耐不住,便问着:「最近有上网看色文吗?」甜妮说:「有呀!还介绍了一些朋友进去看。」一郎耐不住性子,就说:「有事不妨直说。」甜妮愣了一下:「没事。」
    甜妮问:「我找小梅来我们家好吗?」一郎说:「可以呀!」老婆拿起手机就打:「小梅,你有空吗?来我家泡茶。」小梅说:「嗯……好,马上到。」
    老婆自言自语说:「难道她骗我?」对一郎说:「老公,等一下小梅来,你要配合我动作好吗?」一郎说:「可以呀!」
    没多久小梅来到了,我们继续泡茶聊天,老婆提意看影片,问小梅:「可以吗?」小梅说好。
    小梅问:「大嫂要看什麽片?」老婆说:「我放给大家看,色文都看了,当然看A片才有气氛。」一郎说:「好吗?」老婆说:「当然好,都这样熟了,有什麽不好?」一郎看小梅低头不语,就说:「老婆,照你意思。」老婆就挑了一部日本片《偷窥》。
    那是部日本剧情片,大意说:「【老婆偷情,被老公发现,在家偷偷装了视讯。趁老公上班,不知情的老婆带情夫回家干炮,老公躲在汽车裏打开电脑偷偷看,看老婆偷情被干时的激情,在别人努力耕耘下,自己老公一辈子都看不到淫蕩模样,老婆的呻吟声已不再是专属专利了】。」
    约看了十分多锺,高潮才起,偷情夫跟偷情妇在调情,上演69式,情夫舔淫穴、情妇含着阳具……没多久,情夫握着阳具就插,正式上演床戏,电视传来的「嗯……嗯……喔……喔……」淫叫声不断。
    小梅看一郎老婆一眼,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双脚夹得很紧。老婆说:「小梅,你坐过来一郎旁边。」小梅不好意思地慢慢移过来,「嗯……呀……喔……嗯……喔……喔……」电视传来的淫叫声不停。
    甜妮将身体靠向一郎说:「老公,我想要。」忽然伸手插入一郎裤子,掏出老二套弄着,一郎紧张的用双手掩盖住老二,对甜妮说:「小梅在,不好吧?」转头看一下小梅,她没反应,双眼还是看着电视,不管我们。
    这时老婆低下头吸吮我的阳具,一手抚摸胸部,一副淫蕩样,还配合着电视「喔……喔……嗯……嗯……」的叫。
    一郎看见小梅脸都红了,却在偷瞄甜妮亲一郎阳具,一郎想:『这两个婆娘想要干什麽?』
    甜妮忽然起身说:「小梅,我们去房间看衣服,这裏让一郎一个人看。」小梅随后跟甜妮到房间,留下一郎一个人看电视。
    没多久房内传来呻吟声,一郎好奇地走近房门偷看她们在做什麽,只见两个人将衣服脱光,躺在床上互相爱抚,小梅吻甜妮的奶,甜妮挖小梅的淫穴。一郎看傻了,心想:『怎会变成这样?』老二早就举旗敬礼。
    甜妮转身看见一郎站在门外偷看,就说:「老公,你要加入吗?」一郎迟疑了一下,说:「这样好吗?」一郎见小梅没有反对,就加入了战圈(当然是找小梅玩,因爲老婆常玩,比较没有新鲜感,老婆永远是别人的好)。
    一郎衣服没脱,趴下身抓紧小梅的豪奶就狂吻,老婆在一旁帮他脱衣脱裤。脱完裤子,她趴在一郎身后,手摸着一郎的阳具,说:「老公,你好壮,阳具好雄伟!」
    小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任由一郎夫妻爱抚。甜妮从一郎身后往下滑,一手往小梅淫穴戳插,小梅「喔」一声说:「嫂子……不要……」却「嗯……嗯……嗯……」的叫。甜妮没管她反应,继续戳插。
    一郎受不了这份激情,用阳具磨擦小梅的小腹,说:「小梅你今天很漂亮,很淫蕩,我想干你!」甜妮趴在小梅耳边说:「小梅,一郎想干你。」小梅说:「大嫂,不好……你在这裏看着一郎哥干我。」
    (说实在,这时候一郎真的想找一个人干)一郎没等小梅答应,握着阳具就插进小梅的淫穴,小梅说:「不要……」双手推一郎,没有推开,阳具还是插在淫穴裏。高胀的阳具继续干着小梅,「喔……喔……呀……嗯……嗯……」把她干得不停淫叫。
    这时甜妮吻着小梅的奶子,一手摸着一郎干进小梅穴内的阳具,以增加刺激点,小梅叫得更大声了:「喔……喔……喔……一郎哥……你干得我好爽喔……嗯……嗯……呀……呀……我要丢了……」
    小梅早将羞耻心丢掉,一味淫叫:「嗯……呀……喔……喔……干我……大力一点……喔……喔……一郎哥……我又要丢了……」老婆趴在床上用手搓摸着小梅的豪奶,脸贴在小梅脸上,双眼望着一郎问:「小梅,爽不爽?」小梅说:「大嫂,太爽了!我第一次体会3P,原来这麽爽。」
    说真的,现在最爽是一郎,越干越大力,龟头膨胀,阳具涨大了两寸。一郎想射了,用力大插几下,一股精水往前沖,一郎射了,小梅被浓精射中花心,爽得大叫:「喔……亲哥哥……好爽喔……嗯……嗯……好老公干小梅……呀……呀……喔……我又丢了……」
    甜妮心想:『这是我亲眼看见的老公干小梅,你们还想抵赖?』于是拿起相机拍下一郎干小梅的照片,然后问:「玩3P有爽吗?4P会更爽、更刺激喔!你们想吗?」
    一郎心想:『老婆何时变成这样淫蕩?是受色文感染呢,还是有经过别人调教?』便问道:「找谁玩4P?」老婆说:「只要你们喜欢,我来安排。我们到汽车旅馆开房间,同一张床,你干小梅,我找人参加。」
    一郎生气地说:「虽然这样一定很刺激,但你什麽时候这麽进步?我都不知道。」老婆说:「我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一郎说:「自首无罪。我也想知道那天是谁干你。」甜妮神秘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
    小梅说:「这样我老公一定会生气,不肯答应的,我要跟他商量看看,坦白告诉他。」甜妮说:「你们放心,我会跟你老公讲好。」
    甜妮说:「有一天我去找小梅,小梅不在,她老公要我坐一下,说她很快就回来,并端了一杯咖啡给我,却故意翻倒,藉机会接近我身体。后来又拉我进房间,说要拿小梅的衣服给我换,我不肯,他硬拉我进房间,撕破我的衣服,就在小梅家的床上强奸了我。最后我换了小梅的衣服才回家,只是此事你们不知道,我也不敢讲。」
    甜妮继续说:「我今天只是要确定小梅到底有没有给我老公干过,因爲小梅一直不肯承认跟我老公有一腿。这事我跟小梅老公协议,其它我来处理,你们放心,等我好消息。」
    一郎说:「如果是这样,就由小梅回去说好了,你去他家又失身一次,这样我吃亏很大。」
    小梅说:「还是甜妮说比较好,我不敢说。如果一郎哥你怕吃亏,我在这裏陪你,这样可以了吧?」
    甜妮说:「好,我来讲。刚好连假,我们明天一起出去玩。小梅你先回家,我想跟一郎聊天。你老公那边,我打电话给他就好。」小梅说:「那我先走了。拜拜!」
    一郎问甜妮:「你怎样跟小梅搭上线的?她又爲什麽会让你安排?」
    「事情是这样的。小梅本来就是我好友,无所不谈,自从她看了色文后,心裏痒痒的,想偷情又找不到合适对象,不相熟的又不敢,怕有后遗症。跟我商量后,我就推荐你,并设计好,于是我去买菜、小梅看电脑,引诱你去干她。」
    一郎再问:「那天我回来时,是谁在房裏干你?」甜妮低头说:「你不要生气,有机会我再告诉你。」
    一郎说:「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你那样替我设想,找女人给我干,谢谢都来不急,又怎麽会生气?」
    甜妮说:「你放心,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有看过他老婆,非常漂亮,抱歉不能告诉你他老婆是谁,我跟他谈好后自然就会浮现,你等着吧!」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女人与狗干b视频在线观看_就去吻就去干_干老师_操女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