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五卷:第二章 人形蜘蛛

    时间:2018-09-24 敌人步步进逼,时间迫在眉睫,正因为如此,画眉对我这唯一盟友似乎没有什么警戒,把她与九鬼鹰魔的恩怨用简短语句交代一清。
      这名俏美人的父亲,似乎是个小有势力的土豪,某年某月意外救了一名被匪徒追杀的英伟青年,在救治养伤的时日里,有感膝下无子,这名英伟青年颇有见识与武勇,便将之收为门徒,传授武功,除了考虑让他继承衣钵,更打算将独生爱女许配与他。
      这名英伟青年就是今日的九鬼鹰魔了。他习艺有成后,不愿屈居于这小小一角,只想凭着一身艺业在大地上攫取荣华富贵,因此与师父发生激烈冲突,最后被逐出师门,谁知道就在一个月后,九鬼鹰魔偷偷潜回,下毒暗算,将师父与数名族中长老一起杀掉,还夺走师父身上的武学秘笈,趁夜远杨。
      画眉与族人于翌日发现,悲愤交集,立下血誓复仇,率领族人千里追兇。由于身为女子,画眉不得父亲重视,连独门武学都未获传授,而九鬼鹰魔沿途修练秘笈,又习成伊斯塔的「九死邪功」,武功一日千里,画眉等人数度狙杀,都落得损兵折将的惨痛结果。
      在我听来,这不过是一个千百年来反覆重演的江湖仇杀事件,毫无新意,不过,能一面听画眉说话,一面从她低垂的衣领里,瞥看那白皙浑圆的雪乳,随着呼吸而起伏、摇晃,蕩漾着迷人的雪白波光,偶尔还能看见粉红蓓蕾乍现,性感诱人,不管耳边听到的东西有多枯燥都无所谓了。
      而且从近距离来看,俏容含怒的画眉,美得几乎令人屏息,假如纯以五官来比,十五、六岁的少女看来还有几分青涩稚气,姿容大概和羽虹、冷翎兰相若,不过当这副娇容染上怒火胭脂,那股生气勃勃的慑人美感,就让人捨不得把眼睛移开,只想把视线凝锁在这灿然艳色。
      「我有事想拜託你。」
      正看得出神,画眉突然凑近我耳边说话,而从她樱唇中轻说出的请求,让我相当吃惊。
      「什么?你要我带那两个孩子走,那你呢?」
      「你是个术者,实力比我强,由你带他们突围逃走,成功的可能高得多了,我会去拖住九鬼鹰魔,只要他不能来拦你,你们离开的机会该有八成。」
      画眉平静地侃侃而谈,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独自对上九鬼后,肯定有死无生的事实。我很诧异,但她却表示,为人子女不能替父亲复仇,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间?这次她带来的族人死伤殆尽,自己苟且偷生,已经没有办法回去面对族中父老,唯一能作的事,就是拼着一死,与血海仇敌同归于尽。
      「傻瓜,人要活着才有希望,如果你就这么死了,不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吗?做人不能太过逞强啊。」
      「这不是逞强,而是做应当作的事,每个人在世上都有不能逃避的责任,如果不能俯仰无愧,合于道义而生,那么不管有多少希望,都只是徒增余生的痛苦而已,今天这么多的族人因我而死,我无以为报,只能够用我的性命来杀敌负责。」
      画眉的表情很平和,但轻轻语气中的坚定却很强烈,彷彿已经做好了慷慨赴义的準备,而那种决心殉义的平静,为着她的美丽别添上一层凄艳,我看得心头狂跳,怎么样都平静不下来。
      以人物个性而言,这种整颗心都繫于「道义」两字的人,是我最想敬而远之的一种。但突然间,我很想对她说,横竖你是死定了,与其便宜九鬼鹰魔,不如先便宜我,先让我干一次再去送死。
      不过,理智很清醒地告诉我,这种蠢话说出去的结果是什么,所以我换了个方法,和她鬼扯人生大义,说什么父亲虽然死了,但她要担负起领导全族的责任,因为所有族人是全心全意相信她,并且为此前仆后继地付上生命,如果就这么为了复仇而死,不过只是种自私行为,在天国的父亲也不会瞑目。
      如果真的想作些什么,就应该不择手段地生存下去,为了她的剩余族人着想,把生命奉献给战死族人的遗眷,这样子死者才能瞑目,也才能消弭她的罪恶。
      废话说得很多,但真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这美人能活久一点,至少,能活到被我干过以后。而经过我一番鬼扯,画眉若有所悟,向我道谢,我却暗叫不妙,因为如果照自己刚才劝她的那些话发展下去,理应珍惜生命的她,该带那两个小鬼杀出重围,而阻截九鬼鹰魔的责任,岂非落在我肩上?
      赔本生意只能偶一为之,如果会搞得血本无归,那就万万不可。我从画眉眼中读出令人心颤的崇敬讯息,她似乎真的把我看做是仁义豪侠,问题是她对仁义的定义似乎就是捨生取义,这么看得起我,实在担待不起,我连忙设法补救。
      「有个办法,或许可以击杀九鬼鹰魔,报你父亲的大仇……」
      覆亡在即,突然听到有机会为父报仇,画眉怎么可能不振奋,连声追问,但我却装作陷入沉思,几番欲言又止,最后才很犹豫地说话。
      「这个方法,或许可以成功……嗯,虽然说不上十拿九稳,但也有八成胜算,可是……唔,不行,这个方法并非正道君子所为,乃是邪道,牺牲太大,我不能这么……」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我想我把画眉的个性抓得满准,才一说到要牺牲,她就两眼发光,典型的殉道者特质,这种人通常不是成为英雄,就是短命的英烈,我本着怜香惜玉的心情,当然不希望她成为英烈,尤其是一个处女英烈。
      我轻声告诉画眉,由于我所修练的术法特殊,极为讲究阴阳调和,所以如果能够与女子交媾,补充我之前激战所耗损的魔力,使出最强绝招,那么就可以成功干掉九鬼鹰魔,逃出生天。
      画眉听完我的话,很好看地皱起她美丽的秀眉,半信半疑地思索着。这个战术听来非常荒唐,破洞百出,可是由于我作战的手法,应该有一定的说服力,趁着情势危机的压力沉重,我以退为进,说这个方法即使她愿意,我也绝对不能要她牺牲,所以不用考虑。
      「不,如果真能打倒九鬼,什么牺牲都值得,可是……」
      「不用说了,如果你真的觉得可以,那么我们趁敌人还没靠近,先找一处比较安静的隐蔽地方,然后……」
      我悄悄说的话还没讲完,画眉突然俯身抱起两个孩子,一声不吭地就往前跑,态度之积极,让我欣喜若狂,假如能够干到一个这么美丽的侠女,那么这一场辛苦激战也算有了收穫。
      不过,那似乎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因为当我正要跑步跟上,后头就传来一声喜悦的吼喝,跟着刀风便断树劈石地斩来。
      这真是最坏的演变,但勉强安慰自己一下,起码人质已经被抢救带走,唯一遗憾的就是我本人被留下,要负责阻止九鬼鹰魔与他四名同伙的追杀。
      「住、住手!我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如果你没听完就动手,你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除了法米特的淫术魔法要诀,我没兴趣听别的东西,嘿,难道你是要把你今日每战必胜的鬼话再说一次?」
      「没错,我今天是不可能输、不可能会死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我和你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我是从未来回来的。」
      趾高气昂的九鬼鹰魔,听了我的话后当场呆住,而我则趁机把我的理论告诉他,表示我是从十二年后的未来回到过去,但十二年后的未来萨拉,并没有水都十虎,也没有九鬼鹰魔的存在,换句话说,水都十虎会在这十二年之间被消灭,甚至死伤殆尽。
      「知道吗?所以,在我眼里,你根本就是一个死人了。我会生还回到未来,因此在过去所打的每一仗都是必胜,如果你还要坚持与我发生战斗,那么保证你今天就死,绝无宽贷。」
      一番话洋洋洒洒地说完,听得九鬼鹰魔和他的同伙目瞪口呆,但似乎不是被我的话给吓到,而是惊讶于眼前这个蒙面人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临死还要胡言乱语一番。
      「嘿,胡言乱语的本事倒是不小,既然你是由未来来的,那就使出你的本领,让我见识一下未来的魔法,见识看看你有什么必胜的本钱。」
      「哼,你要看我就先给你好看。」
      在鬼话连篇的时候,我早已偷偷蓄劲,这时一扬手,粉红色的璀璨火球由掌心发出,攻向离我最近的九鬼鹰魔。这枚淫气弹,是在心里激起炽烈慾火,利用那强大的生命能源增幅本身力量,将魔力化作物理击力的技巧,与召唤术比起来,堪称是淫术魔法书的入门技,杀伤力更是小得令人歎息,不过有时候却有意外效果。
      「玄武真功的十方明器!」
      与碧安卡交手时,我就隐约有所察觉了。淫气弹这个技巧,似乎与我家传武学中的一个绝技型态相类,乍然使出,敌人往往搞错,很有扰敌的效果。水都四虎的惊叫,恰好证明了这一点,就连实力最强的九鬼鹰魔都不禁退了一步。
      被人团团包围,想要偷跑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一发射淫气弹后,第一件作的事就是再次施放淫慾结界,因为只有藉着淫慾结界的辅助,我召唤出来的东西才会威力倍增,也才有与这五名极恶兇徒顽抗的本钱。
      可是,这也冒了很大的风险。对魔法师来说,使用咒语的技术是决定实战的关键,因为我们吟唱一句咒语的时间,足够武者出上好几招,如果浪费时间吟唱一句不需要或没有用的咒语,可能魔法还没发动,就被武者给大切八块了,我决定先使用淫慾结界,才来召唤生物,这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赌注。
      「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水火魔蛛!」
      九鬼鹰魔的实力明显远胜于我,要靠淫兽、淫精灵来取胜,那是万万无望了,我唯有把所有生存期望单压一铺,赌在最后的法宝上。地狱淫神的威力,远在淫兽与淫精灵之上,有可能扭转乾坤,而树林这样的环境对血蜂不利,让我决定召唤水火魔蛛出来。
      新型态的召唤兽出现,一头一人半高的巨大蜘蛛,色彩斑斓,八只蛛爪锋锐如刃,生着獠牙的巨口交相喷着白色毒气,一下地上结出白霜,一下却又将所有草堆烧得枯黄,无色无味的毒气,在敌人察觉以前悄悄外散,当他们察觉到除了那褐色催情浓雾外,另有毒素被吸进他们肺中,已经迟了一步。
      在接下来约莫一刻钟的时间里,我操控着水火魔蛛,与敌人激烈对战。被淫慾结界倍增威力后,水火魔蛛的战力激增,虽然速度上相对偏慢,可是每一下冲撞、舞爪,力道大增,即使有树木阻挡,它的蛛爪挥过,轻而易举将树木打成两截;面对敌人的武器攻击,它的表面鳞甲硬逾钢铁,喷出来的毒炎、冻气,也让意图逼近的敌人一再吃上大亏。
      「卑鄙,这个狗贼只会用毒,算什么英雄好……哎呀!」
      敌人阵营中的惨叫怒骂频传,可能是平常习惯偷袭、暗算敌人,却很少被人暗算的关係,水都五虎很不擅长对上这种毒物阵仗,被水火魔蛛逼得节节后退。
      我固然感到欣喜,但身为召唤者的我,却必须持续耗损魔力,维持魔蛛的出现,这是我平时不太愿意召唤淫神的理由,因为以我如今的魔力,作这种事情实在不轻鬆。
      可是,能有命运、因果律来当战斗后盾,实在是一件好事。如果照我应有的实力来战,像这种一面操控魔蛛、一面维持淫慾结界的剧烈消耗,早就让我气力不支地躺下,但如今我却越打越顺手,魔力虽然一直维持在低档,但却好像源源不尽一般涌出,每当我觉得气空力尽,心跳加速,即将要耗竭的魔力突然就获得补充,频频输往魔蛛,让它大发神威,用连串的冰火毒雾与蛛丝,一再地给予敌人迎头痛击。
      水都众虎彼此间的道义大概很有限,战斗佔上风时,所有人合围群殴,那真是无懈可击;但局势趋为不利时,自私自利的本性表露无遗,从九鬼鹰魔开始,每个人都暗自扣起几分力,希望由同伴承受魔蛛的攻击,自己保留体力,随时準备逃跑,然而,面对大敌还暗藏实力,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在大敌前保留力量的。
      「哇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又一名敌人在水火魔蛛的烈火赤毒下溃烂而亡,算一算我已经独力搏杀水都十虎之三,那是三名第五级修为的好手,该是很棒的成就了。
      这么一来,敌人剩下一名持钢盾的巨汉、一名持双匕首的美妇人、一名使用钢爪的豹头女,还有趁着我魔力虚弱的空档,冷里飞来一刀,将水火魔蛛斩去三足、开膛剖腹,令魔蛛在嚎叫中喷着墨绿体液,仆倒在地的九鬼鹰魔。
      「哈哈哈,终于让老子找到破绽,废了你这头怪物,还有什么本事,你儘管使出来!」
      成功斩杀魔蛛,九鬼鹰魔的狞笑格外得意,就连他那只独眼都闪着寒光,儘管如此,他仅存的三名战友却高兴不起来,还简直就是脸如土色,因为刚才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在水火魔蛛成功破去他防御刀网,要发出玄冰毒气时,这凶残狂人居然反手一掌拉过身旁战友,移形换位,让他丧命于水火魔蛛的一击之下,自身则趁魔蛛攻击后妖力降低,我补充不及的空档,以第六级力量催动刚柔刀劲,终于成功重创魔蛛。
      「笑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们几个别以为自己赢了,这家伙这么阴险,今天可以这样找替死鬼,下次也一样能牺牲你们,你们几个死到临头啦!识相的,还不赶快改邪归正,帮我干掉这家伙!」
      自古以来,试图唤醒敌人良知的伟大革命家,九成九都是如我这般面对失败的下场。水火魔蛛被重创,九鬼鹰魔的刀还插在上头,魔蛛身影逐渐淡化,马上就会彻底消失,而我连手上最后一张王牌都失败,除了立刻拔腿逃命外,就只有被杀与自杀两个选项。
      「呜……」
      拔腿狂奔的我,马上被剥夺了选择的机会,几乎是我才一转身,小腿就传来剧痛,被人用暗器打进小腿,力道沉重,险些连骨头也一起打断,脚下一软,整个人滚倒在地。
      「满口胡言乱语,鬼扯什么必胜必胜,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不过这点本事……兄弟们,他的魔法被破光,已是黔驴技穷,把他擒下吧,我今晚会好好拷问。」
      九鬼鹰魔又是一声大笑,告诉他几名伤痕纍纍的战友,为了以防术者有什么狡猾的小把戏,最好先把手脚筋先挑断,这样就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就算我能保住性命,但如果变成一个手脚筋尽断的废人回到未来,那岂非生不如死?被他这么一讲,正考虑投降招供的我,马上激起熊熊的战斗意志,再次凝聚魔力,暗自吟唱召唤咒语。
      「九鬼鹰魔,你不要得意,我还有最后的绝招没有用,现在就让你见识法米特的召唤兽,出来吧,血蜂……呃!」
      咒语吟唱完毕,我召唤着凰血牝蜂现形,可是体内涌出的魔力虽然依旧澎湃,我却莫名其妙地开始吐血,头晕脑胀,眼看敌人走近,身上却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怎、怎么搞的?难道……我的身体承受不住了吗?魔力虽然还很强,但肉体已经不堪负荷,这股魔力……不是来自我本身吗?可恶,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倒下……)
      敌人逼近,我急得满头大汗,却只能虚弱地吐着血,什么都没法作,然而,就在这关键一刻,我看到左侧林中有一道红影。
      是画眉。我以为她远远地逃开了,想不到她偷偷又潜回来,隐藏在旁伺机下手,预备奇袭敌人,看到我发现了她,她向我使着眼色,询问是否该出手助我逃逸。
      答案是当然的,因为我再也没有其他办法逆转局势,只能靠她救命。不过,当我正要朝她使眼色求救时,我身上骤然盛放夺目亮光。
      (这是……)
      红黄色的琥珀光亮,从我身上骤亮起来,一股大力挣断了我腰间的衣带,缓缓冒升上来,赫然就是那枚法米特遗留的黄晶石,我下意识地伸手一抓,在掌心与黄晶石接触的那一刻,黄晶石所绽放的光与热,以百倍耀眼递增。
      「嚎~~~~」
      在强烈的琥珀光辉照映下,本来形影慢慢透明化的水火魔蛛,突然重获维持的魔力,再次凝聚现形;而附近褐色的淫慾雾气,更是急遽浓烈堆聚,像海潮一样一波一波翻涌起来,恍惚中好像有一道透明的苍白虚影,从天空中飘降下来,落入水火魔蛛的体内,儘管时间很短,但身为魔导师的经验告诉我,那是某种灵体。
      水都众虎对于这串异变显得很吃惊,毕竟在之前的战斗里头,他们都已经伤痕纍纍,连九鬼鹰魔的独眼中都流露着疲惫,没有多少战意,听到召唤兽的嚎叫声音,每个人都好像被吓了一跳,惊悚地往回看。
      不过,也难怪他们会吓到,就连身为召唤者的我,都被水火魔蛛的变形给看傻了眼,万万想不到水火魔蛛在回复过来的同时,连型态也发生剧烈变化。
      不再是单纯的蜘蛛身躯,水火魔蛛的躯干部分延伸变化,从本来的蜘蛛型态,渐渐变成了一具白皙赤裸的女体。
      成熟而性感的女性身躯,红黑相间的毛色,化成了披垂于胸前的红黑长髮,肌肤雪嫩滑腻,胸前的双乳浑圆白皙,无不散发着媚惑人心的性感,但……却也只有如此而已,因为这具女体的双手,仍是那毛茸茸的蛛爪,腹部以下化作蛛体的红黑尾囊,剩余三对蛛爪整齐分布在体侧与尾囊,整体看来,是一具人形蜘蛛的完美结合。
      化为半人形的龙蛛,在一声高频率的刺耳鸣叫中抬起了头,露出一张令我全然陌生,却不得不为之讚歎的绝美容颜,然而,这一切在与她目光相触的瞬间,化作一阵冰冷的寒意。
      她的眼睛很奇怪,整个圆圆的杏眼不见眼瞳,漆黑一片,就像是镶了两个明亮的黑珍珠在眼眶里;在这黑沉的眼眶中,有三个呈倒三角形的金点,发着幽幽的寒光,像是在黑珍珠上镶了金子,但却更像是蜘蛛的複眼。凝望着这双妖异的眼睛,我无法从中看出一丝情绪波动。
      漆黑如墨的黑瞳与过于白皙的身体,绝对深沉的黑与几近透明的白,两种色调所造成的反差,让眼前女体有一种不属于人间的诡艳……如果有人愿意承认这种女体蜘蛛的妖异美的话。
      我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反而回忆起了那天在竞技场上出现的召唤兽,人身蛇尾,满是阴森邪毒的感觉,与眼前这头人形蜘蛛极其相似,难道……这就是法米特六大暗黑召唤兽的真面目?
      在我身上,感觉不出什么对这头召唤兽的惧意,可是在水都十虎的身上,就绝对是另一回事了。直接面对着这头魔女龙蛛的他们,分外感觉到这头召唤兽所拥有的无穷力量,更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亲身证实了这一点。
      整体的战斗过程其实不长,说得正确一点,甚至没有战斗过程可言。
      两方面的实力根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上,魔女龙蛛仰抬起头,黑晶似的複眼中映出敌人身影,跟着,它发出一声高频率的嚎叫,超越人们的听觉,虽然我们听不见,但强烈痛楚却直袭脑中,好几声忍耐不住的惨叫同时响起,尤其是那名听觉胜于人类的半兽豹女,痛得滚倒在地上,双耳、双目都往外流血,凄厉可怖之至。
      很奇怪的一点是,同样处于声波笼罩範围的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与伤害,似乎那释放出来的声音完全与我无关。就不知道那是因为黄晶石被我握在掌中,阻断了声波伤害,亦或是召唤兽原出于我,所发出的力量对我没有伤害。
      魔女龙蛛的这一声嚎叫,并不是攻击,只是单纯作一种宣,而单单只是这宣的动作,就已经把敌人整治得晕头转向,就连九鬼鹰魔都在竭力防守下呕血受伤。
      真正的攻击,是在那声嚎叫后才正式发出,但我却看不见那攻击是什么,只是看见那名持着钢盾的巨汉,挺盾护在同伴之前,由同伴传输力量给他,合併众人的力量在精钢巨盾上,想要抵御魔女龙蛛的攻击。
      攻击到底是以什么形式发出呢?这点我实在不能确定,只是,我亲眼目睹那面巨盾莫名其妙地开始熔解,由盾心的一点开始,金属表面上出现浪潮似的波纹,扩散至盾的边缘,将整个重逾百斤的精钢巨盾迅速化为乌有。
      躲在盾牌之后的水都众虎,神情由安心得意变成惊疑、不信,最后化为骇然欲绝的恐惧,跟着就连同他们的身体,一起消失无形。
      九鬼鹰魔确实是一个奸滑狡诈的枭雄,我本以为他与同伴齐心聚力抗敌,谁知道他只是躲在同伴的背后,当魔女龙蛛的攻击消灭了同伴,他早已抢先一步拔身飞起,迅猛兼备的身法犹如苍鹰掠空,眨眼间来到魔女龙蛛的侧面,手中擎出双刀,从不失手的刚柔刀劲全力发出,要像之前搏杀龙蛛那样,将这召唤兽一刀两段。
      「呜!」
      十拿九稳的一击,被截断成一声闷哼,九鬼鹰魔瞪大双眼,不愿相信地看着那道贯穿自己胸口的银丝。银丝的另一端,连结往魔女龙蛛的红唇……那个几乎是以九十度转向的美丽头颅,诡异的黑瞳複眼,错落映出九鬼鹰魔胸前的血痕。
      我迅速从惊愕中醒来,所意识到的,是致命强敌被干掉的事实,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
      「他妈的,敢看不起你家老子,现在你这畜生死了吧?终于死了吧?早就告诉你,我今天赢定了……呃!」
      我的欢喜呼声停顿了下来。也许我刚刚作了一件很错的事,尤其是当那个艳丽的头颅,一百八十度水平转向面对我,从那黑瞳複眼中所散发的无比怨毒,让我很清楚地明白……
      接下来要发生的,绝对与香艳火辣没有什么关係。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女人与狗干b视频在线观看_就去吻就去干_干老师_操女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