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深圳 第十三章

    时间:2018-01-14 电视画面还在继续着,大个子分开翠丝结实有力的大腿,扶住他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家伙,在翠丝的桃源湿地上下比划几下后,乾脆利落的直捣黄龙,翠丝禁不住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稍微互相适应片刻,大个子开始了大刀阔斧式的冲击,翠丝沉浸在性爱的欢乐中,口里「丫丫」高叫。
      电视画面又是一转,回到了大厅做游戏的地方,这时离开桌子的正是翠丝的老公,跟他牵手离开的女人是翠丝的朋友,今晚在翠丝家见过,当时跟她丈夫手挽手,亲密无间。当她跟翠丝的老公两人离开的时候,她的丈夫也正跟一个女的在接吻。
      我不知道谁在当摄像师,到了此种时候还满怀敬业精神。只见镜头紧跟他们两个到了厨房,自然又是一番搂搂抱抱、赤诚相对、兵戈较量了。下来的几对都是如此,电视画面不断的切换,一对对皆沉醉于欢乐的海洋,狠命抽乾的也有,和风细雨的也有,尽情摇摆的也有,抬臀迎合的也有,说不尽的惹人情慾高涨,慾火焚身。
      陈芳看得目瞪口呆,似是被如此开放的性爱场面所震撼,对翠丝的表现更是深感不可置信,她绝对想像不到平时精明强干的翠丝居然在性爱上是如此开放、如此淫蕩!我也差不多,虽然我已经跟翠丝有过一次鱼水之欢,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夫妻交换的真实场面,而其中的女主人,竟然还是我的上司!
      一阵心灵激荡过后,我发觉房间里周伟天跟柳倩倩已是悄无声息,向陈芳望去,只见她满脸红彤彤,也正朝我看过来,眼里一片迷惘,我读到了一丝期待,其余就是对她观念巨大的冲击及心灵深处的震撼所导致的手足无措!我相信,陈芳想都没想过世上还会有这种事!
      我们默默的对视,我用柔和的目光安抚她激动不已的心情,逐渐地她的眼里有了一丝柔情、一丝感激。我对陈芳也是心怀感激,从我上班的第一天起,工作上一碰到什么困难,都会得到她热情的帮助,这让我总是对她心生敬意。不能说我对陈芳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男人要是对一个漂亮的女人没有想法,那还算是男人吗?况且陈芳身上有种身为人母的柔情,是我所未曾接触过的,令我遐想不已。
      电视画面已经播放完毕。房间里传来周伟天两人打情骂俏的声音,柳倩倩说:「不要了……快起来……芳姐她们还在外面呢,嗯……不要……」九十多平的屋子分隔不是很大,他俩进去后又没有关门,所以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我跟陈芳慌乱地收回对视的目光,我顺手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画面切换成电视节目,装模作样地看起电视节目。卧室里的两人似乎又温存了一会,才慢悠悠走出来。除了脸色情慾红潮尚在以外,衣服却是穿戴得整整齐齐,看不出刚刚经过了一场云雨欢爱。
      见他们出来,我跟陈芳赶紧道别。一路上,我们相对无言,想说什么,却总是欲言又止。送陈芳到了她居住的小区大门外,我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互道「晚安」后,目送陈芳走向大门口,我也转身準备离去,走了两步,我忍不住回头朝陈芳的背影望去,没想到她停住脚步,也回头向我看来,一瞬间,两人的眼神又碰撞在一起。我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冲动,恨不得立刻奔跑过去,紧紧拥抱她,好好的亲吻她爱怜她,我感觉到她同样热切的满怀期待!
      但是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微笑着又互道声「晚安」,然后我怅然若失的离开。
      回到宿舍,我细细回味跟陈芳眼神碰撞的美妙滋味,难以入睡。想起已有好些天没有上网了,不知道网上的朋友会不会已经把我给忘了。我打开电脑,连上网络。
      在QQ上,想不到丽人居然也在。好几天不见了,一见挺亲切的。寒暄过后,丽人问起我和黄静的事,我说没事了,谢谢她的帮助!丽人说好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嘛,问我:「那你跟她做爱了吗?会不会心里有个疙瘩?」
      我说:「做啊,是有个疙瘩,每一次总会想到他们那样子,心里就想把他给比下去,所以每次都能做很久,干得她经常不得不求饶!」
      丽人给了我一个笑脸,说:「做你女朋友真幸福!但你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可别吹牛啊!」
      我说:「你不信吗?百闻不如一见,你亲自试试不就知道了。」
      丽人说:「我可怕怕,你要真那么厉害,我也只能求饶啊!」
      我说:「求饶也不放过你!」
      丽人说:「天啊!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我该怎么办呀?」
      我说:「傻啦,你可以搬救兵啊。」
      丽人说:「哼!你还想一箭双鵰呀?怕是我搬来救兵,你就求饶不止啦!」
      我哈哈大笑,想起上回跟丽人在网上的约定,问她:「还记得上回我们的约定吗?」
      丽人迟疑了一会,说:「记得。」
      我说:「这次可就是『下次』了,我迫不及待啦。」丽人陷入了犹豫当中,迟迟没有回话。我说:「我是很想啊,不过也太晚了。改天吧。」
      丽人想想,说:「要不这样,再下次吧。下次时间由你定,到我的地方,行吗?」
      我说:「说定了。不许反悔哦。你就等着搬救兵吧。」
      丽人说:「还是当心你自己啦。我有很多好姐妹,就怕你不行……」
      从她的口中,我知道她有一位特要好的闺中密友,说人长得多美、身材多好、样子多甜!我说:「那你不行了就找她来救你吧,我一样让她求饶。」丽人不回话,给了我一张吐舌头扮鬼脸的图片。
      很自然的,我们又是一场激烈的网爱。
      天一亮我就睁开了眼睛,想到柯平,我免不了为他的处境担忧。能破了这案子,除去一群败类,那是人民之福;但面对的是一帮大权在握的高官,官场关係错综複杂,有如蜘蛛网般,可是千险万阻啊,一个不留神,也许就见不着当天的太阳了。
      我似乎感到我已失去了柯平这位好友,心里难受得很。因为是週六,不用上班,我躺在床上,思考着柯平的事,情绪感到压抑。
      过了一阵,我从低落的情绪中缓和过来,又想到了陈芳。一想到陈芳,就想了很多,想到她成熟的少妇神态、想到她情意款款的样子、想到她昨晚情慾波动的模样……我的小弟忍不住坚硬起来,涨得难受!
      清晨本就是性激素高分泌的时候,我摸摸膨胀的小弟,幻想把陈芳压在了身下。
      「爸爸,有电话了;爸爸,有电话了……」电话铃声打破了我的幻想,我拿起手机,原来是黄静打来的。
      刚一接通,传来黄静悦耳的声音:「乐哥,你这大懒猪,还不起床啊?几点啦!」我看着硬梆梆挺立的小弟,想黄静要现在在身边多好,可以让她帮我解决问题。于是说道:「我正想你呢!现在硬得难受啊,你快点过来救救我吧!」
      「胡说!快点起床了,我在你门口啦。」听她这么说,我有点纳闷,她不是有钥匙吗?自己开门不就得了,肯定是想让我起床。一想到黄静那光滑如绸缎的身子,我一骨碌跳下了床。
      我喜欢不着一丝睡觉,就这样赤裸裸、挺立着阳具跑去开门。对于裸睡,黄静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后来被我同化了,也喜欢赤身裸体睡觉。
      一打开门,刚叫了声「宝贝……」,我立刻就傻眼了。
      门口站着的不止是黄静,还有杨柳、方清清,都瞪大眼睛看着我。而我硬梆梆的小弟,不知羞耻的犹在微微跳动。
      就这么楞了一下,我醒悟过来,赶紧说声「SORRY」,掩盖要害,一溜烟回房钻到被窝里,羞得要命,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一会,我听到她们进了客厅,黄静说「你们等会」后,没一会就来到我床边,美丽的脸上红晕未退,也不说话,坐在床沿,把手伸进被窝狠狠拧了我一把,我疼痛难忍,却不敢发出叫声。她才说:「看你乱来!」
      我一脸冤枉的样子,说:「我怎么知道她们也来了?」
      黄静白了我一眼:「笨死了!要不我有钥匙,怎么还要你开门啊?」我只好扮个无辜的鬼脸。
      黄静也不说话,一把掀开被子,用手捉住我的小弟,低头就把它含进嘴里。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搞不清楚她今天怎么这么大胆。她的两位好友就在客厅等着她呢。
      从阳具传来一阵阵温热的感觉,舌头撩过马眼的酥麻让我陶醉。但不久,小弟又被黄静的牙齿刮到了,我轻轻「啊」的一声。黄静抬起头歉意地看我。这时,传来方清清的声音:「黄静,好了没有啊?这么久。」
      黄静不好意思的看我,说:「乐哥,我们要去逛街,我没钱了。」
      我指指电脑台上的钱包,说:「卡里有,你先用着。」
      黄静亲了我一下,说:「谢谢乐哥!」高兴的拿了卡,道声「BYEBYE!」就走了。
      客厅传来她们的嘻笑声,只听得方清清说:「你进去那么久,都干了什么呀?」
      杨柳说:「肯定抓紧时间做坏事了。」
      黄静忙说:「没有啦。哪像你们俩,就只想干坏事。」
      方清清又说:「还说没有,看你口红都掉了,还不老实交代。」
      嘻嘻哈哈中,听得黄静说:「乐哥,我们走了。」就听到门「砰」的给关上了。
      我躺在床上,哭笑不得,这个死黄静,经常搞得我慾火高涨就丢下我不管,看来只好去沖个冷水澡了。想要以后怎么面对杨柳和方清清,我自觉无地自容,刚才的情景实在太尴尬!
      舒服地沖个冷水澡,泡盒方便面、啃了两个麵包,无所事事我只好上网,见到「大雁往南飞」,一番问候,我色迷迷问她:「怎么样,最近是不是沉醉于性爱中?」她说:「不就那回事嘛,比书上写的差多了。」我问了她看了哪些情色小说?有什么感想?她都一一回答。最后我明白了,她只是好奇,跟她发生关係的那个男生并不是她所爱的,只是喜欢而已。
      我说:「你错了,性爱是很美妙的!尤其是相爱的男女,更能体验到欲仙欲死的境界。找个你爱的人吧,你就会明白的。」
      「大雁往南飞」沉默了一会,说:「那要是他不肯呢?」
      我笑了,说:「哈,这你就放心啦,没有男人不吃腥的。他要真的不肯,你不会诱惑他吗?你要是敢诱惑我,我立马就把你操了。」对这种女孩,说得越直接越好。
      「大雁往南飞」说:「我呸!你很厉害啊?」
      我脸不改色心不跳,反正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能吹就吹吧:「你试过了包你一世回味无穷。我可是一晚上两三个都没问题。要不要试试啊?」
      她说:「骗鬼去吧。我偷偷看过宿舍其他姐妹,那些男生一次后就都累倒趴着喘息了,真没劲!」
      没想到她还偷看别人,我更感兴趣了,问:「看别人是不是很刺激?」
      她说:「是啊,看得我手心直冒汗。你说男人的东西是不是都一样的?」
      我又笑了,说:「肯定不一样了。从大小、粗壮、长短、硬度以及形状、持久能力等等方面来讲,没有一根相同的。再说了,一个女人一辈子又能体验多少根?对了,他们知道你偷看吗?」
      「大雁往南飞」说:「哦。我想他们可能知道。」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黄建设打来的。说现在有另一家公司跟我们竞争,定价比我们的低,几大电信公司还在研究採购方案,情况有点急。我冷静的问了详细情况,知道对手只是比我们有价格优势,心里有了主意。
      我挂了黄建设的电话,立即请示翠丝,把我的主意说了,翠丝同意我的想法,让我马上行动。我赶紧打电话给黄建设,说:「建设,这样子,把合同修改一下。把『维护年限』从十年提高到十六年,并且保证十六年内以不高于本合同所採购硬件设备的价格提供硬件设备;给採购员及主要领导送五千到一万股的内部股,价格为六元。清楚没有?其余具体事项由你安排。」
      黄建设「嘿嘿」两声,说:「豹子,有你的!我立刻照办。」
      仔细的思索着对手会有何应对招术,我就把网上的「大雁往南飞」给忘了,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经走了,有几句留言,最后一句是:「你在深圳啊。寒假我们到深圳玩。我想跟你做爱。」
      我回话:「好啊。你们都是女的吧,到时候看我把你们一个一个操死在床上。哈哈哈!」
      你也许会说这不像我平时说的话,确实是这样。但请别忘了,网络本就是虚拟的,你说你用阳具敲碎了大石头,没準就有许多人会信奉你为他们的「神」呢!世界本也是真真假假的。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女人与狗干b视频在线观看_就去吻就去干_干老师_操女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