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第卅五章 人肉飞镖

    时间:2018-01-14 成进笑了一笑,将两个银环交到虎子手中。虎子接过细看,见两个环上分别细细刻着「淫奴赵霜茹」、「淫奴赵霜瑶」字样,不禁一乐,举目盯着赵氏姐妹,道:「谁先来?」
      赵霜瑶眼见方漪蓉惨状,吓得脸也白了,缩着身子,头也不敢稍抬一下。虎子笑道:「瑶奴怕了吗?先后的问题嘛,谁先来都一样嘛,嘿嘿!茹奴,是不是想先做给妹妹看啊?」见赵霜茹也是怕得直抖,眼直看着方漪蓉下体,突然哭了出来,道:「放过我们吧……」
      虎子摇了摇头:「不行。」一把抓了霜瑶出来,「瑶奴你的骚穴还没疼完吧,再疼一下也没什么了不起……嘿嘿,反正你这两天也插不了!」不由分说,也将赵霜瑶四肢劈开捆好。赵霜瑶吓得哇哇大哭,浑身战抖不止。成进笑道:「我看得起你才给你上环,青儿我还懒得麻烦呢。」见青儿缩在一旁不敢作声,成进也不理她,一把拉过赵霜茹抱在怀上,在她赤裸的身子上下其手。
      赵霜茹又急又怕,不敢稍作动弹。虎子从旁边经过,咧嘴笑道:「不要怕,这两天要留着你侍候我呢,过两天再给你上环。嘿嘿!」拿着银针又走到炉边。
      赵霜茹被成进揽在怀里,左乳给他拿在手里玩弄着,整个脸都埋在成进胸前。妹子的叫声扰得她心神不宁,一想到自己本来好好的一个大小姐,竟落得如此田地,心酸之极,眼泪暗暗流下。忽然左乳一痛,给成进用力捏了一下,赵霜茹呜咽一声,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成进的胸前乳边。
      硬梆梆的肉棒顶在肚子上,赵霜茹伸手轻轻抚摸,无论心内如何凄苦,讨好成进仍是第一要事。耳旁终于传来霜瑶尖厉的惨叫声,但赵霜茹已是顾不了了,她的舌头已溜到成进的肉棒上。妹子的痛苦她如同亲受,但她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
      成进转过头去,亮闪闪的银环已挂了赵霜瑶的阴部。美丽的小公主耷拉着头,一动也不动,口里已是发不出声音来,只听得一阵阵急促的鼻息。汗水漫过霜瑶的身躯,她娇嫩的乳房上布满了水珠,如同出水芙蓉,越看越是可爱。
      成进笑道:「茹奴你看,你妹妹挂了环多漂亮。」看着霜茹骇怕的眼神,成进得意之极,哈哈大笑。
      「虎子我今天得早点回去,这几天不一定能来。赵老贼又丢了一个女儿,还道是罗知府干的,正要去跟他硬拚呢。哈哈!我要从中挑拨一下,就让他们拚个你死我活。」甩开赵霜茹,站起身来。
      虎子笑道:「这婊子把你那儿都挑起来了,不干完再走。」成进呵呵一笑:「我回去还怕没女人玩,可不是只有这里才有赵家的女儿。这两天有点累了,得养养精神。」拍拍赵霜茹的脸,在她阴部抓了一下,出门而去。
      成进出得老屋,急奔入城。茶馆里的几个亲随早等得不耐烦了,一见他忙跳起身来。成进淡淡道:「回去再说!」也不跟他们多说,领了他们出城。
      回到赵府,赵昆化却早就回帮里去了。成进不作停留,立时赶回龙神帮。
      走到半山,成进忽然发觉路旁林子里一条黑影一闪,旋即不见。成进不及细察,心想龙神帮的人一向神出鬼没,也不以为异,直入总舵大堂。大厅上只有几个小喽啰,说道帮主他们在里面。成进于是撇了几名亲随,直奔入内堂。
      后堂也不见声息,只有阿茵独个坐在那儿。成进问道:「帮主呢?」
      阿茵一见他,忙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道:「主人好像心情不太好,正在里面出气呢……」
      成进微微一笑,一手搂过阿茵,手掌伸入她的衣服里面,一把握着她丰满的乳房,道:「向谁出气?带我去。」
      阿茵身子轻轻一挣,乳房却是给抓得更紧。脸微微一红,道:「我不知道……
      ……还有吴寨主他们也在呢……」听任成进一路玩弄着自己的乳房,领着他往里便走。
      穿过那条走廊,经过嫣儿房外,成进心中又是砰砰直跳。好在阿茵并不进去,逕直而行,走入一间石屋之中。
      阿茵指着墙壁上一个机括,道:「向左一拉,门就开了……主人他们就在里面,我……我不跟你进去了……」
      成进点了点头,放开阿茵。阿茵一得脱身,忙道:「少主人那我先走了。」
      匆匆回身便走。成进见她好像很怕这石屋,微感奇怪,不及多想,略一沉吟,扳开机括。在隆隆声中,旁边一道石门慢慢开启。
      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嘻笑声,成进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眼前是一间十分宽敞的石屋,足可容纳百几十人聚会,横七竖八地摆着许多各类稀奇古怪的刑具。里面灯火通明,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被横吊在半空,七、八个男人坐在她前面几尺远的地方,正在嘻闹着什么。
      「成兄弟!一起来玩呀,呵呵,试试你的暗器功夫怎么样?」吴山泰一见他,笑呵呵地站了起来,手里拿着几根短小的棒形物事一抛一抛地。
      成进正待答话,赵昆化道:「查得怎么样了?是不是那老混蛋干的?」成进道:「我没见到他,他不在府里。他家里的人说他从昨天早晨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好像在别的地方还有个窝,我看十分可疑。」
      赵昆化哼了一声,道:「查查他的那个窝在哪里,他妈的,瑶儿一定在那里!」成进应声道:「是。」举头瞥了那女人一眼。
      那女人全身赤裸,双手反绑在身后,给绳子捆住吊着,身体与地面平行,给几根绳子绑住俯吊在约一个人高的半空中。她双腿被拉开成一直线,阴阜上乌黑一片,阴毛十分浓密。两个小夹子夹着她的两片阴唇,夹子上连着细线,细线的另一头分别扎在她两只脚拇指上,将她的阴唇向两旁拉开,露出幽深的桃花洞。
      她两只丰满的乳房沉甸甸地垂在身下,从两只乳房上垂下两根约三寸长的细线,分别繫上一只小铃铛。她头低垂着,瀑布般的长髮一晃一晃的,看不清她的脸孔。
      「嗍」的一声,吴山泰手上一根短棒抛出,打在那女人的会阴部。只见那女人应声一哼,身体轻轻一颤,乳下两只铃铛「叮叮」作响。有人笑道:「老吴你还是不行!」
      吴山泰笑道:「谁说我不行?」又是一棒抛去。这下离那女人的阴部更远,「铛」的一声响,却打在繫在那女人左乳下面的那只铃铛上面。吴山泰摇摇头,将手里几根棒子塞在成进的手里,道:「那有这么容易打得中的,成兄弟试试!
      」
      成进细察那短棒,却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成的,一头重一头轻。成进笑了笑,望了一望赵昆化。
      赵昆化笑道:「看我干什么?要玩就玩嘛,我又没叫你现在就去查那老混蛋。你今天累了一天,我看也一定打不中!」成进笑道:「打中哪里?」
      吴山泰呵呵大笑:「你没玩过啊?当然是打那婊子肉洞啊,要插进去不掉下来才算的啊!」
      成进笑道:「是这样?」一棒抛出,落在那女人身边半尺远的地方。成进苦笑道:「这玩意儿是什么做的?很难控制……」
      吴山泰笑道:「再试几下就会熟一点啦!」成进笑笑点点头,又是一棒飞出。
      连打了四五棒,却连那女人的一根寒毛也没碰到。成进凝神想了一会,深呼一口气,用力又是一棒抛出!
      只听得那女人突然一声叫,那棒正击在她的阴核上。这次用力过大,那女人身体猛地一震,身下的铃铛响个不停。赵昆化笑道:「这下差不多了。」
      成进这次有了点心得,精神一震,再出一棒。这次却打在那女人的左阴唇上,险些打中那只夹子。那女人被接连两下打中要害,身体一阵颤抖,呻吟起来。
      这时手里棒子已光,自有旁人跑过去捡回来。成进笑道:「我看看这婊子长得怎么样?」起身走过去,在那女人敞开的阴户上用力一抹。那女人身体又是一颤,成进呵呵大笑。
      吴山泰在后面哈哈笑道:「放心吧!帮主这儿的女人有哪个不是绝色的,哈哈!这个可是你久仰的哦!」
      成进闻言,面色立时大变,好在他们在身后看不到。本来轻鬆快意的脚步骤然沉重起来,心中砰砰直跳,凑到那女人面前。
      成进吸一口气,伸手慢慢捧起那女人的脸,分开遮在她脸上的长髮。
      「呸」的一声,成进给喷了一脸的口水。眼前一张美艳的脸孔正怒视着他,如欲喷出火来。成进心中一酸,眼前这美貌的女人似乎三十多岁,眉眼嘴鼻看起来似曾相识。
      「她一定是我的姨妈!一定是的!她……她……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还一直在这样地想尽办法折磨她。连我也……」虽然小时候见过姨妈几次,但过了十几二十年,对于姨妈的容貌几乎已没有什么印象了。成进脸上的神情古怪之极,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果然听得吴山泰呵呵笑道:「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这便是玲婊子的妹妹小玲婊子啦!叫做杨缃玲,看不出她都年过四十了吧?哈哈!」
      成进乾笑一声,走回赵昆化等人身边,嚅嚅道:「看不出,看不出……」
      吴山泰又将一把棒子塞到他手上,成进略一踌躇,连抛几棒,却无一中的。
      赵昆化骂道:「又怎么啦?真没用!」成进苦笑道:「没办法,这玩意儿用起来就是不顺手,刚才那两棒是瞎撞的。」
      赵昆化道:「有什么不顺手?看我的!」一棒狠狠抛出,正中杨缃玲阴户正中,可惜棒头到时微微偏向上,只在她阴道壁上猛撞一下,掉到地上。
      赵昆化手上的劲头可真不小,这一下猛击疼得杨缃玲一阵抽搐,大声惨叫。
      赵昆化嘿嘿一笑,在众人正高呼可惜时,第二棒已稳稳命中目标!
      那棒子準确打中杨缃玲两片阴唇的中间,藉着猛力急促钻入她的阴道。只听杨缃玲发出一阵长长的哼叫声,声音清脆地颤动着,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而那根棒子深深进入她的阴户,已经看不见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女人与狗干b视频在线观看_就去吻就去干_干老师_操女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